只有是两个人才能被称为搭档

安息

#假设OP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在西伯利亚的雪原上……
#脑洞的狂想曲,没有逻辑性
#想看甜的,总写出虐,我没救了

睁开光学镜,满眼灰白。

费力的侧头,漫无边际的白,没有尽头。

剧烈的咳嗽,雪地上出现一滩红色。

火焰般的身影一点一点儿变得灰暗,细微的换气声渐渐的渐渐的听不见了。

天空中飘起了小雪,慢慢的越变越大,满天飞舞,它们轻轻的飘落鲜红的装甲上,寂静无声。

“这就是死亡吗……如此宁静……我的……兄弟…………”

在最后的意识里,厚重的云层裂开的一道缝,一抹银白闪过。

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“Optimus!你在哪!”

空旷的雪原上回荡着呼喊...

 

记个梗(名字没想好)


#这里设定是TFP,柱子没有和火种源融合,宇宙大帝被柱子和Megatron联合击退,柱子想起九百万年前的过往,CP威擎

#假如小奥是一个经常对自己苛责而又放不下的人,并把这些压抑在心里,即使变成了擎天柱也是如此。
#九百万年的战争是他的火种倍受折磨,日渐虚弱,但是他用领导模块的波动和能量掩饰住了。
#在老威解散霸天虎并自我流放后,塞伯坦正直重建的关键时刻,可是领导模块并非万能的,但擎天柱感到他时无多日了……

有谁想写这梗吗?

系统启动,光学镜重新上线,睁眼便看见一张焦急担心混合着愤怒的脸,一张老朋友的脸。

“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你在办公室无意识下线了,第一次你说你过度劳累,第二次你说你只是...

 
2015/12/14    

脑洞

  1. 战场的英灵化为风 如山的尸骨化为土 一块块 残垣断壁 诉说着 血色回忆 天光渐亮 朝阳未升 风中 一缕欢声笑语飘过 晨辉照亮了焦土 露珠滴落 远远传来笛鸣


 

© 香子兰 | Powered by LOFTER